首页 > 制度创新

赣州: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的赣州实践

发布日期:2021-04-12 15:31 来源:江西生态文明 浏览次数:

江西省赣州市是全国著名革命老区,是赣江、东江源头,其水源涵养和水质净化功能对江西省和粤港澳大湾区都有重要意义。历史上因战争、矿山开发和特殊自然地理条件等,导致山体破坏、水土流失、水质下降以及森林生态系统功能削弱等生态环境问题发生,直接影响我国南方地区生态安全。

2016年12月,赣州市被列入全国首批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试点以来,在江西省委、省政府的部署推动下,坚持以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为指导,从系统工程和全局角度寻求新的治理之道,着力改变以往“管山不治水、治水不管山、种树不种草”的单一修复模式,大力推进生态系统整体保护、系统修复、综合治理,筑牢我国南方地区重要的生态屏障。2018年以来分别在贵阳生态文明国际论坛、国家生态文明厦门现场会、国家生态文明抚州现场会、国家生态文明贵州现场会以及自然资源部全国国土空间生态修复培训班作经验介绍,2019年3月治理经验入选全国长江经济带省部级培训教材;2020年4月入选自然资源部首批《生态产品价值实现典型案例》和全国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专题教材。

一、统筹规划,整体推进

(一)建立推进体系。省级层面成立省委、省政府主要负责同志任组长的省生态文明建设领导小组,将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纳入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建设重点任务和全省生态文明建设年度工作要点,进行统筹部署、系统推进。同时,成立全省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体建设领导小组,由省政府主要负责同志任组长,定期听取工作情况汇报,协调解决重大事项,研究部署全面工作。明确省级自然资源主管部门为牵头责任部门,对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体建设实行统一规划、统一调度、统一监测、统一监管,重大问题及时向省委、省政府报告。省级其他有关部门根据职责进行行业管理。赣州市把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试点工作列为全市重大改革事项,由市委主要领导领衔推进,并在市县两级成立由政府主要领导任组长的领导小组,率先在全国成立专职机构——赣州市山水林田湖生态保护中心,负责统筹推进试点工作。

(二)科学规划布局。遵循自然生态系统内在机理和演替规律,统筹考虑区域内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体突出生态环境问题的综合治理和各要素之间的系统保护,进行科学规划、整体设计。一是划分四个修复片区。开展生态系统服务功能重要性评估和生态系统敏感性评估,采用地理信息系统汇水区分析技术,考虑自然生态系统单元相对完整性,按流域将生态保护修复空间划分为“东北、西北、东南、西南”四大片区。二是布局五大修复工程。根据各片区不同的生态环境问题特点,布局实施流域水环境保护与整治、矿山环境修复、水土流失治理、生态系统与生物多样性保护、土地整治与土壤改良等五大综合生态建设和系统治理工程,系统融汇山水林田湖草有机整体。三是明确六项修复目标。通过生态保护修复项目实施,实现赣江、东江等流域水质稳定达到或优于功能区标准,生物栖息地得到有效保护,水土流失得到有效控制,废弃矿山环境得到全面改善,沟坡丘壑土地得到有效整治,形成一套科学可行、针对性强的生态保护修复技术模式,生态保护修复体制机制进一步完善。

(三)完善制度机制。打破传统生态保护管护分开、力量分散、权责分离等现状,坚持系统推进、合力攻坚。一是健全系统保护制度。严守生态保护红线,重点生态功能区全部实行产业准入“负面清单”,建立了市县乡村组五级“林长制”和市县乡村四级“河湖长”体系,成立了市县两级生态综合执法机构,出台了城区环境治理、饮用水水源保护、水土保持等生态法治条例。二是完善配套政策体系。制定并落实了项目、资金、绩效评价等系列制度,多渠道筹措资金,推进生态保护修复项目整体保护、系统修复、综合治理。与中国环科院、水利部长江委、省水保院、中山大学、挺进科技环保合作,破解生态修复治理技术难题,推广运用生态保护修复新技术新工艺。三是完善工作落实机制。省级层面出台江西省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体建设行动计划,创新部门与地方相结合的推进体系,建立健全“政策+制度+工程”一体化推进工作机制。赣州市出台山水林田湖生态保护与修复工程项目实施方案,进一步细化生态保护与修复工程内容。

二、创新模式,系统治理

(一)推行“三同治”稀土矿山治理模式。针对稀土开采造成的矿山环境破坏,水土流失以及水体污染等环境问题,实践探索废弃稀土矿山治理的“三同治”模式,采取种树、植草,固土、定沙,洁水、净流等生态和工程措施,废弃矿区回归了绿水青山。一是山上山下同治。山上实行地形整治、边坡修复、截水拦沙、植被复绿等治理措施,山下填筑沟壑、沉沙排水、兴建生态挡墙,消除矿山崩塌、滑坡、泥石流等地质灾害隐患,控制水土流失。二是地上地下同治。地上改良土壤、种植经济作物,坡面采取穴播、条播、撒播、喷播等方式恢复植被,兴建排水沟分流平面水流,地下采用截水墙、水泥搅拌桩、高压旋喷桩等工艺截水拦沙。三是流域上下游同治。上游稳沙固土、建梯级人工湿地,实现稀土尾沙、水质氨氮源头减量,下游清淤疏浚、建水终端处理设施,实现水质末端控制,上、下游治理目标系统一致,确保全流域稳定有效治理。

(二)开展“全过程”崩岗水土流失治理。针对特殊的地理条件和历史上战争等因素造成的崩岗水土流失问题,采取“上拦下堵、中间削、内外绿化”等方式全方位蓄水保土,实现“叫崩岗长青树、让沙丘变绿洲”的治理效果。一是生态修复型。对交通不便、远离居民点的崩岗,通过外沿挖避水沟,塌面削坡、建挡土墙,沟口修筑谷坊,沟外冲积扇修成平地种树植草,加快崩岗自然恢复进程。二是生态开发型。对交通便利、靠近居民点的崩岗,将崩岗整治成水平梯田,形成可开发利用土地,平面种植杨梅、脐橙、油茶等经果林,坡面铺设椰丝草毯,撒播草籽、种植树苗固土复绿。三是生态旅游型。对城镇周边、靠近旅游景点的崩岗,把崩岗、水系、农田、村庄、道路作为一个有机整体进行统一规划设计、综合治理,建设水土保持生态示范园。

(三)打造“生态清洁型”小流域治理模式。针对溪流湖泊修复、农村生活污水处理、稀土尾水治理等难题,按照小流域分区治理的思路,做好“保水护水”文章。一是生态化“疏河理水”。溪流湖泊岸上进行植被修复,建生态护坡,岸下进行清淤疏浚,建梯级拦沙坝;水上进行渔业整治,垃圾清理,水下进行增殖放流,人放天养,增强水体自净能力。二是多元化“治污洁水”。采用单户式一体化污水厌氧处理、分散性多户式氧化塘生化处理、片区式人工湿地集中处理等多种模式有效收集处理农村生活污水,改善农村人居环境。三是生物化“消劣净水”。创新采用BIONET生物处理工艺、双级渗滤耦合技术等技术对稀土尾水生物化减污削氮处理,确保流域水质达标排放。

(四)建立“多元化”流域生态补偿制度。一是建立跨省横向生态补偿机制。与广东省签订了东江流域上下游横向生态补偿协议,实行联防联控和流域共治。赣州市获得东江流域生态补偿资金15亿元,用于东江流域生态修复和环境治理。在首轮试点取得良好成效的基础上,江西省与广东省已签订新一轮补偿协议,推进建立多元化长效补偿机制。二是建立省域纵向生态补偿机制。与全省共建共享省内流域生态补偿机制,在省里倾斜支持纵向生态补偿资金奖补的基础上,赣州市逐步加大生态环境保护和修复治理的资金投入力度,确保赣江一江清水入鄱湖。三是建立市域上下游生态补偿机制。在章江流域、贡江流域和东江流域的24个断面所涉的19个县(市、区)建立了上下游横向生态补偿机制,签约数量23个,获得省级奖励资金1.92亿元,推动建成全流域上下统一,齐抓共管水生态环境保护和修复制度体系。

三、成效显著,释放红利

(一)“变废为园”。治理石排连片稀土工矿废弃地时,开发建设工业园区用地7000亩,将其打造成寻乌县工业用地平台,为工业发展提供了充足的用地保障。目前,该园区已入驻企业50多家,新增就业岗位近万个,直接收益5.12亿元以上。

(二)“变荒为电”。通过引进社会资本,在石排村、上甲村等治理区建设总装机容量35兆瓦的光伏发电站,实现项目年发电量4200万千瓦时,年经营收入达4000万元。生态修复区产品价值得到较好实现,试点区域周边群众对生态保护修复的满意度为100%。

(三)“变沙为宝”。通过对沙化矿区的土地整治发展富硒蔬菜、赣南脐橙、赣南油茶等特色农业5.2万亩,种植经济林果3000余亩;累计吸纳4029户贫困户、1.2万余人参与试点项目建设并获得收益,选聘7488名贫困户为生态护林员实现稳定增收;通过政府奖补、银行信贷、合作社和龙头企业等措施,带动13529户贫困户,4万余人发展油茶、龙脑樟、灵芝、铁皮石斛等林下产业。

(四)“变景为财”。以矿区生态修复成效为依托,同步推进生态旅游、美丽乡村建设,做好做大“绿”“游”整合发展文章,完成景区路网、自行车赛道、教学研基地、民宿旅游设施、矿山遗迹资源调查、花海、特色农业采摘园等项目,策划推进稀土矿山公园、“两山”理论实践成果展示馆等特色项目建设,着力打造旅游观光、体育健身胜地。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